2010年税收的看点在哪里

  2009年是新世纪以来中国经济最困难的一年。然而,中国经济成功保8,税收实现9.1%的增长,全年收入6.3万亿元,税制改革漂亮突破,税收调控风头频频,税收工作亮点缤纷。

  2010年是中国经济形势最复杂的一年。税收会如何呢?怎么看2010年的税收呢?

  税收收入:会有适度增长

  税收增长主要靠经济增长。

  2010年中国经济的复杂性在于,靠投资拉动的增长能否持续,国际环境会否好转,通货膨胀是否可控,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有否起色。

  其实,只要中国政府认为有必要,2010年中国经济增长就能够保持8%~9%的速度。

  拉动经济的投资、出口、消费三因素中,刺激消费最费劲,但2010年国内消费预期会保持稳定的增长。至于出口,尽管国际金融体系的稳定可能有反复,贸易保护主义会加剧,但全球经济2010年继续复苏迹象明显,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2010年世界经济将增长3.9%,随着世界经济的恢复,我国2010年出口比2009年明显增长、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由负转正可以确定。而投资,世界经济的恢复会促进国内投资,中国政府运用扩张性财政政策的空间依然存在,如果别无选择,2010年继续增加政府投资以拉动经济增长,也并非意外。要知道,为应对亚洲金融危机,我国从1998年起,曾连续6年实施了增加政府投资的积极财政政策。

  所以,2010年中国经济二次探底和强劲回升即大落大起的可能性都较小,更多可能是稳定增长,GDP增长率会超过去年的8%。

  经济增长加上温和的通胀率,会保证2010年的税收增长,不考虑政策调整等因素,2010年税收将保持与GDP同步的适度增长,增长率在两位数。

  税收政策:向转变发展方式倾斜

  2010年,中国税收政策调控会延续2009年的风头,但调控重点会从侧重保增长向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倾斜。

  胡锦涛总书记在年初政治局学习时的重要讲话,标示了中国财税政策调控的转变方向:要积极发挥财政政策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调控作用,突出财政政策实施重点,着力实施有利于扩内需、保增长、调结构、惠民生、促稳定的政策措施。要更加注重推动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和经济结构调整,加大“三农”投入,加大推动自主创新和培育战略性新兴产业力度,支持发展环保产业、循环经济、绿色经济,加大统筹城乡区域协调发展力度。要更加注重扩大内需特别是消费需求,落实结构性减税政策,加大国民收入分配调整力度,增强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拉动力。要更加注重改善民生、保持社会和谐稳定,把更多财政资源用于改善民生和发展社会事业,特别是要支持解决教育、就业、社会保障、医疗卫生、保障性住房建设、环境保护等方面。

  可以预料,2010年税收政策调控会在引导产业结构升级、调整区域结构、优化城乡结构等方面发挥积极作用,会在扩大社会就业和缩小收入差距、改善分配结构等方面发挥积极作用,会在培育内需、扩大消费等方面发挥积极作用,会在提高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推进技术改造和新科技运用、促进环保节能等方面发挥积极作用。

  2010年,不排除会出台增税的措施,但结构性减税仍然是税收调控的主基调。这既是巩固经济回升基础的需要,也是保证税收调控效果的需要。毕竟,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发展是前提。

  税制改革:新的突破难度加大

  2010年税制改革新突破的难度会比2009年加大。

  因为,中国经济的改革已涉入深水区,需要大的改革动力。这几年,经济体制改革但凡有大的成效,莫不是因为面临大大小小的危机而奋起一改。危机是改革的直接催化剂、推动力。

  税制改革也一样。去年初,我曾在一次会上笑谈:增值税转型,专家多年呼吁,2004年7月从东北试点起,把转型“试”成了新的地区性优惠,仍难以全面推开。燃油税费改革,从1997年《公路法》确定以燃油费(税)代替养路费起,整整12年,一直说“择机推出”,始终未果。到2008年底,金融危机一来,增值税转型、燃油税费改革一步到位全面推开,取得了大成效。没有这场危机,难有这等漂亮。

  而2010年金融危机或者说经济困难的程度不会比2009年更糟糕,所以,2010年税制改革要像2009年那样有漂亮的突破,可能性就小。

  还因为,税制改革未竟的都是更吃重的部分。

  中国近几年的税制改革蓝图,是2003年的十六届三中全会绘就的:改革出口退税制度。统一各类企业税收制度。增值税由生产型改为消费型,将设备投资纳入增值税抵扣范围。完善消费税,适当扩大税基。改进个人所得税,实行综合和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实施城镇建设税费改革,条件具备时对不动产开征统一规范的物业税,相应取消有关收费。在统一税政前提下,赋予地方适当的税政管理权。创造条件逐步实现城乡税制统一。

  现在,上述改革没怎么启动的主要是:改进个人所得税、实行综合和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对不动产开征统一规范的物业税,赋予地方适当的税政管理权,都是涉及面广、利重的难题,改革需要更多的共识。

  2010年的税制改革很可能从计划外找突破,比如,资源税改革,改革的方案已经拟就上报,今年推出的可能性很大。

  税收规划:加快编制的议程

  2010年是“十一五”规划的最后一年,下一个五年的税收需要加快规划了。

  国家发改委关于编制好“十二五”规划必须充分体现科学发展、和谐发展的战略思想,反映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新要求的提法,让我想起了往事。

  2002年底,全国上下都在热议十六大提出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奋斗目标。一次会上,我谈了有关2020年中国税收的想法,没有深思熟虑,仅是两点直觉:到2020年税收会突破7万亿元,中国税制会突破工商税制的既有模式。

  说2020年税收会达到7万亿元,是因为小康社会的目标是人均GDP翻两番,按这个标准和2000年全国税收1.26万亿元的总量,加上我壮胆认为税收应该不止翻两番,所以是7万亿元。

  说中国税制会突破工商税制的既有模式,是因为我一直认为,中国的税制带有“工商税制”的弊端。这种顾名思义主要对工商企业的生产、经营、流通环节征税的制度,存在两个明显的毛病:一是把征税集中于社会财富主要创造者的工商企业,必然对财富创造和经济发展起阻碍作用。二是对社会生产经营的前后两端,即前端的资源和环境,后端的收入和财产征税不足。只有突破“工商税制”模式,适当减少对生产经营的征税,更多的前移到对资源和环境的征税,后挪到对收入(包括社保)和财产的征税,才符合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要求。

  当年我对税收前景的两条向往,其一,2020年税收总量达7万亿,肯定成笑话了,7万亿元2010年就有望达到。

  另一条,税制会突破工商税制的既有模式,也开始成现实了,“工商税制”提法已经淡出,企业经营和所得的税负在减轻,而对资源、对环境、对收入、对财产,新征或增加税收,有的已实施,有的正在论证中。

  我很想知道,“十二五”规划会对税收发展如何规划。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2010年税收的看点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