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川楼继伟易纲等在50人论坛说了啥?

弥达斯先问几个高大上的问题: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任务是啥?

实体经济如何去产能?

房地产如何去库存?

怎样全面降低成本?

怎样化解金融领域的风险和去杠杆问题?

如果你回答不了,那么下面这些权威内容你可要仔细研读!

今天最火的事情除了习大大视察人民日报央视,还有这么一场经济界的高级论坛值得关注。不仅央行行长周小川、央行副行长易纲、中财办副主任杨伟民、财政部长楼继伟等在内的重要人物都参会发言,而且习大大的核心智囊中财办主任、发改委副主任刘鹤也参加了哦,虽然没有讲话。这个论坛就是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6年年会,会议专门就“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全面提升发展质量”进行头脑风暴。

由于具有公开讨论性质,这些对中国经济政策具有实质性影响的人说了不少实话,对于当前政策不乏尖锐的批评,有些话则似乎具有强烈的暗示意义。

更重要的是两会召开在即,这些权威官员的意见,有可能会反映到相关的报告和政策中。所以值得我们细细品味!

央行行长周小川:金融危机后过度依赖货币政策

结构改革或者说结构调整也是价格改革和价格调整。这里要有一个例外,市场有一些环节是不能正常工作的,也就是说在市场失效的环节,还有一些,由行政主导的结构性问题和结构性调整。应该说由于我们国家是从传统的中央计划经济过渡到市场经济的,因此从思维的角度比较倾向于较多看到市场无效或者市场失效的环节。在市场失效的环节政府应该发挥更大的作用,或者发挥更好的作用。

之所以说市场有一小部分情况下市场是无效的,过去传统的经济主要是存在外部效应,让市场决定的价格可能存在误导。

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由于很多国家财政政策空间比较小,过去债务比例高,所以有一些过度依赖货币政策。

最后,我想讲的是,结构性政策在当前全球化经济情况下,和对外经济关系重大,重要的议题就是比较优势转移。随着价格机制的变动,比较优势就会发生转移,包括某些劳动力密集型的生产必然会转移出去。另外还有相当一部分究竟转移还是不转移取决于结构性政策,取决于当前的战略。

周小川还在发言中吐槽了油价问题。他指出,结构性问题就是价格性问题,结构改革也是价格改革。他以油价为例,指出中国政府应该在市场失效环节发挥更大作用,“不见得政府定价能做得更好,例如成品油。”

中财办副主任杨伟民:必须建立新住房制度 去库存窗口期很短

关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任务,主要是“三去一降一补”。

第一,情况要摸清,搞清楚情况是什么。比如说钢铁产能到底有多少,其中僵尸企业有多少,占多大的产能,处置这些僵尸企业带来多少不良资产,不良贷款,涉及到多少职工。这些职工的再就业,保证基本生活需要多少钱。

搞清楚问题,更重要的是找到产生问题的原因,找到病根,才能真正解决问题。

第二,目的要明确,目的是手段,防止本末倒置,如果把企业关了,但是过剩产能没有实质性减少,就没有达到目的。

第三,任务要具体,搞清楚要干什么,确定红线好操作。每一项重点任务都有具体化:

别把供给侧改革当成筐

必须要建立新的住房制度

处置僵尸企业,从钢铁、煤炭先动手

中央地方化解过剩产能的分工

去库存窗口期非常短

财政部长楼继伟批劳动合同法:工资过快增长降低投资意愿

楼继伟表示,当前我国劳动合同法对企业保护不足,诸如签订长期合同等规定,不适应我国外向型、代工型企业,在一定程度上僵化了劳动力市场的灵活性;而工资刚性增长等规定,使得工资增长超过劳动率的增长,不利于生产率的提高,削弱了我国竞争力——凡此种种,最终伤害的是劳动者的利益。

后续改革,应该着眼于提高劳动力市场的灵活性,平衡好对劳动者和企业的保护。另外,要提高劳动生产率,还要解决一些职工落户等问题,这些都是供给侧改革需要解决的问题。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周小川楼继伟易纲等在50人论坛说了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