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晚会一炮走红背后依然是流量变现的老路

原标题:亏损烧钱模式下B站能否持续?

  2020年刚过,一场跨年晚会引发的热议就火遍全网,由视频网站Bilibili(以下简称B站)在成立十周年之际首次推出的跨年晚会一炮走红。虽然已经过去一周多时间,但关于这台跨年晚会的讨论仍在继续发酵。

  B站火了

  跨年晚会收割新生代流量

  经过一周多的热议,2020年的B站跨年晚会在业内人看来,无疑是一场年轻人的狂欢,也具备了一场商业晚会的所有内容要素。

  从商业价值来看,数据也很给力,晚会后两日,在美股上市的B站股价大涨超18%,相当于增加了60亿美元的市值,同时,6天之中,晚会回放量超过了6700万,弹幕数达244万。

  同时,在晚会的技术含量上,大数据功不可没。通过大数据的精准分析,B站晚会演出的嘉宾不乏B站各区头部大V,以及高播放量视频的主人公,完全迎合了大批新生代的观看需求。因此,从内容和商业的结合来看,B站晚会提供了一个范本。

  西安财经评论人士王建红分析认为,B站的这台跨年晚会主要是精准定位、熟知新生代年轻人需求、准确对接,吸引了更多具有同样爱好和口味的潜在年轻人。

  而在互联网专业人士葛鑫看来,B站晚会的直接目的就是如何大规模引流,扩大用户年龄覆盖面,向资本市场展示自己在年轻文化上的引领能力。一旦小众内容进入大众市场,必然会受到极大的关注度,要么增加大量吸引眼球和点击量的内容,B站近年来出现的抖音化快手化倾向也从另一个层面说明了这个道理。

  表面光鲜 实则烧钱

  亏损模式还在继续

  B站晚会光鲜的背后,并不代表这家视频网站前途一片光明。首先,在财报上给出的数据证明,当下B站仍处在亏损烧钱模式,商业模式走的仍是互联网前辈的老路。

  B站2019年Q3财报资料显示,Q3单季度营收18.59亿人民币,同比2018年Q3增长72.3%;同时净亏损也进一步扩大至4.06亿人民币,同比2018年Q3的2.46亿元增长64.9%。营收增长,但成本大幅上扬导致的亏损也在增加。

  此前的Q1和Q2分别亏损1.87亿元和3.15亿元,这意味着2019年前三季度B站已经亏损高达9.16亿元,相当于2018年5.65亿全年亏损的1.6倍。

  那么,这样的商业路径在当下还能走通吗?知名财经大VAC菲儿认为,对于B站来说,核心的视频内容等只是它的流量入口,而游戏、直播、广告才是它真正的盈利方式,而这些正迎合00后等千禧一代的文化内容诉求。

  不可否认,单从利润上看,B站还处在烧钱抢用户、亏损持续扩大的阶段,但从互联网的过往经验来看,这种模式也确实经过了实际验证,诞生过很多优秀公司。

  南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投资总监邱国鹭认为:如果是客户黏度和转换成本高的行业,在发展初期通过牺牲利润实现赢家通吃,这是高明战略;如果是客户黏度和转换成本低的行业,让利所带来的无利润增长往往不可持续。而用户粘度高恰巧是B站的特点。一些优秀的公司,比如COSTCO、小米等的赚钱模式与B站其实都有相似之处。

  依然玩的是流量变现老路子

  商业模式能否走通待观察

  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B站的繁荣背后仍是互联网流量变现的老路子,属于旧瓶装新酒,在内容上增加迎合00后,在内容变现上做了适当的优化和改良。

  但在目前的环境下,B站这种商业模式能否继续大获成功,目前看仍不明朗。

  先来找一个参照物对标一下,与B站成立和上市时间相同的视频网站爱奇艺,目前就在经历这样一个漫长而痛苦的过程。据2019Q3财报显示,爱奇艺三季度营收7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7%。但是,公司三季度营业亏损约为28亿元,营业亏损率为38%,净亏损三季度约为37亿元。在专业人士看来,爱奇艺近两年的财报情况,其亏损同比扩张更加明显。而前不久闹出的“网络剧庆余年收费风波”则从一个侧面显示出爱奇艺对迅速盈利的极度渴望。

  而作为B站本身,目前实际上仍处于大量争夺用户的阶段,很多产品开始初期都是这种理念,比如初期的淘宝,现在的拼多多,都是放弃了利润,使用免费策略大量争取用户。

  这种模式下,未来能否盈利存在一个待证实的情况。用户对平台的粘性,平台的变现方式,竞争环境的变化都会影响变现的结果;好的榜样可以看到腾讯、阿里这种;坏榜样可以看到爱奇艺,具有大量优质用户和清晰的付费模式,但依然无法盈利。

  此外,从用户构成来看,B站所服务的圈子并非主流,随着年龄的增长,粘性是否依旧也有待观望。

  知名互联网大V洪波认为,低成本二次元群体在目前仍是小众,高成本大制作迪斯尼那样的才是主流市场,B站不具备后者的基础。长线看B站衰退几乎是不可避免的,问题不在B站自己或是同业,而是社会年龄结构的变化,互联网人口红利正在消失这一现象是所有互联网企业都无法回避的现实。

  导演宫鹏:

  大数据精准分析将成跨年晚会的趋势

  今年B站跨年晚会的节目受到了年轻群体的广泛欢迎,对此,华商报记者日前联系了此次B站晚会的导演宫鹏。

  华商报记者:现在舆论普遍将B站晚会和其他卫视的晚会进行比较,你觉得这两者有何不同?如果明年继续做,还会是这种比较鲜明的小众风格吗?

  宫鹏:我首先认为两者没有可比性,每台晚会有自己的特点和优势。B站的晚会如果说是成功的话,我认为B站是个比较专业的社群体系,这个群体支撑了整个晚会的底层逻辑,而这个底层逻辑结合了B站的数据之后,在一些节目的选择上满足了整个体系的收看需求,这是和其他卫视最不一样的地方,因为卫视要照顾的是各个圈层人的需求,节目都很精良,而B站则是圈层文化的优势。

  华商报记者:你提到这是一场基于B站用户大数据的晚会,投放比较精准,其他卫视也有自己的数据,两者有何不同?

  宫鹏:首先我觉得不一样的点在于精准度,其他卫视只能说某个艺人现在比较火,或者是某一首歌曲比较火,某部剧比较火,但是这个火没有一个明确的度。比如说这首歌曲在我们B站里面衍生出多少个鬼畜,这个鬼畜里面大概是多少人的受众群,会相对精准一些。当然,这个数据库是基于B站的社群文化来做的基本的一个分析,而其他卫视的数据库,主要偏重某个影响力或者总体流量。

  华商报记者:这种圈层属性非常明确的晚会将是以后跨年晚会的趋势吗?

  宫鹏:这要看平台的诉求,可能会有。我觉得双11就属于圈层概念,一个属于电商圈层的狂欢,双11晚会逻辑就是按照电商的那套逻辑做的,它里面所有的节目、艺人的邀约也是按照一定的数据分析出来的。因此我觉得数据分析对于艺人的邀请和节目的规划,可能会成为未来一个方向。毕竟大数据无时无刻不在影响大家。现在我们做综艺节目的时候也会分析,也会用数据想哪些艺人合适,哪些艺人会更好,哪个品类的节目更适合哪个艺人。大数据对于节目越来越起到一定的作用,这样下来,我们就会把数据和节目结合得更紧密了。华商报记者 杨刚 黄涛 采写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B站晚会一炮走红背后依然是流量变现的老路